三德子疯狂烧钱却难助红魔复兴 格雷泽袖手旁观才是曼联堕落原罪
大胜

2020-2-14 17:25

在曼联的经营方面,格雷泽家族从来不关心细节!


15年前,当乔尔-格雷泽跟两个兄弟(艾弗拉姆-格雷泽和布莱恩-格雷泽)第一次来到老特拉福德球场时,乔尔-格雷泽抢购了他在俱乐部商店可以抢到的第一批纪念品——一件27英镑的蓝色衬衫和几件写着“我爱曼联”的T恤,然后就急匆匆地赶往了他的下一场会议。乔尔-格雷泽的双胞胎兄弟艾弗拉姆-格雷泽则买下了一个18英镑的曼联塑料背包。

第二天,乔尔聚齐曼联的550名员工(从端茶的女服务员到首席执行官大卫-吉尔)进行了15分钟的简报后,又在老特拉福德的国际贵宾室说了下面这番话:“我们的观点是,这家俱乐部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传统,我们不希望改变。”

跟兄弟艾弗拉姆、布莱恩以及他们已故的父亲马尔科姆一样,乔尔-格雷泽也拒绝任何关于曼联的采访,从那一天直到现在。

外界曾担心,格雷泽家族对曼联7.9亿英镑的杠杆收购,将会导致这家俱乐部在转会市场的投资“干涸”。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在过去的五年中,大卫-吉尔的继任者艾德-伍德沃德,在转会市场的开销甚至超过了巴黎圣日耳曼。


格雷泽家族对管理的缺席和忽视,尤其是对俱乐部可能需要改变的任何建议都无动于衷,已经被证明非常具有破坏性,尤其是在他们的同胞、美国芬威集团对利物浦进行着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战略监督时。

在格雷泽家族收购曼联的前八年,那时候还是大卫-吉尔和弗格森爵士在驾驶着这艘船,那时候当然有理由不去管它。比如说,曼联具有传奇性的问答之夜,总是在欧战客场比赛前的酒店里举行。这项活动是由俱乐部摄影师约翰-彼得斯发起的,具有极强的竞争力,如果巴特和罗伊-基恩这种火爆脾气的人觉得自己被错误的少加了分数,那么他们就会大发雷霆。这种活动反映出一个俱乐部内部异常紧密的本质,虽然每个人都知道,负责出题的人有时会对英国生活和文化含糊不清。

大约在2008年,当曼联的阵容变得更加国际化,并且一些球员对这些问题感到难以理解时,这项传统逐渐被取消了。当时的决策过程也极为紧张。在每个周五的上午8点,大卫-吉尔都将在卡灵顿训练基地跟弗格森会面,两人将举行每周一次的例会,讨论球队中的一些差距,再针对一些潜在的目标球员进行讨论。足球的成功取决于判断力,他们彼此信任。


首席球探吉姆-劳洛有一天走进弗格森的办公室,说有件事让他感到震惊,那就是亨里克-拉尔森在赫尔辛堡的赛季即将结束,他认为租借瑞典人可能是暂时解决萨哈受伤的一个捷径。“我们会做这件事的。”弗格森说道。他和大卫-吉尔总是雷厉风行。

当格雷泽家族允许弗格森和大卫-吉尔,在同一年夏天离开时,已经说明老板“半放羊式”管理会导致什么后果,要知道这两人可是曼联的智囊团。

如果伍德沃德能够跟弗格森合作几年,结果可能就会大不相同,老爵爷以前和大卫-吉尔为俱乐部构建的计划,每年都只有一两个小地方需要做出修改。

但是自从弗格森离开后,主教练的旋转门也打开了,一位主教练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磨合他手下的球员——尤其是穆里尼奥——这导致伍德沃德只能不停地买人卖人,与此同时,他却缺乏足够的专业知识来应对。


偶尔也会有一些亮点。自从弗格森退休以来,索尔斯克亚在去年夏天转会窗所做的,可以说是曼联近些年来最好的一次。但是作为权宜之计的前锋伊哈洛——他过去三年一直都在中超踢球,而且每周的薪水达到了16.5万镑,这和当年签下拉尔森救火的应急操作相比简直差了太多。

这笔交易也不免让人质疑,曼联的球探体系究竟都干了些什么。作为一名物理学家,伍德沃德是数据的忠实信徒,他喜欢在决策中投入资源,并获得有关为何要签下一名球员的实验数据。曼联庞大的球探系统的一部分,就是为几乎每个球员创建一系列的报告。一些非常了解曼联的人说,这里面的信息太多了。

作为经济学家,大卫-吉尔倾向于将科学应用于现实世界,就像这个行业的其他人经常做的那样,这里面会有个人判断的因素。对于伍德沃德引进的法尔考,可以参考吉尔和弗格森引进的灾难性的、2010年签约曼联的贝贝。这两名球员都被认为是超级经纪人门德斯在打来最后期限的电话之后引进的,法尔考仅仅是略胜一筹。

然而,格雷泽家族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曼联缺乏指导的事实,而与此同时,芬威集团则会插手波士顿人麦克-戈登和英裔美国人彼得-摩尔的事务,他可是安菲尔德的重要人物。

既想向市场发出不会超额支付转会费的信息,同时又真的需要花钱买人,曼联陷入了两难之间。他们等待了整整一个转会窗口,才从里斯本竞技签下了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但最终支付的转会费,跟他们本该一开始就买下他的数字相同。同样可怕的决策,也适用于马奎尔的转会。

当利物浦从南安普顿引进范戴克受挫时,他们迅速将报价提高了1500万镑,从而得到了荷兰人。红军知道他们的优先事项是什么,并采取相应的行动。


如果曼联老板稍微有些好奇,伍德沃德过往的工作都将在现在受到审查。在掌控曼联期间,他的确强化了球队的商业运作。但是,跟普遍看法不同的是,一直在筹划吸引赞助商和无数其它让曼联发大财交易的人,是集团的常务董事理查德-阿诺德,而不是三德子。

一个更广泛、更具战略意义的观点或许能告诉这个统治王朝——伍德沃德主持下的老特拉福德球场已经变成了一个过时的、让人忧心忡忡的地方,这个球场迫切需要升级和更新,因为阿森纳和热刺的球场已经领先曼联太多。芬威集团也解决了安菲尔德球场扩建的技术性难题,从而让这座体育场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现在是曼联任命一位足球主管的最佳机会,索尔斯克亚不会像波切蒂诺那样寻求权力和权威,从而反对俱乐部设立这个职务。将责任委派给了解足球事务的主管,这也能够为伍德沃德留下步履维艰的索尔斯克亚提供更多的理由。这些都是掌管俱乐部的“隐形人”(指格雷泽家族)需要做出的决定,但似乎没人期待一场革命。

在2005年搜寻了一些纪念品后,乔尔和艾弗拉姆兄弟二人从老特拉福德球场北看台门前匆匆离开,几分钟后,载着兄弟二人的汽车就在马特-巴斯比爵士路上轰鸣着离开。

当时,博比-查尔顿爵士漫步在阳光下,曼联球迷上前跟他搭讪,深切关注着俱乐部在格雷泽家族掌控下的未来。“我觉得我们看到他们的次数不会太多。”查尔顿爵士说道。

【N:1!曼联为何总被切尔西伤害?阿布:截胡!我们是认真的】

(文/大胜)

0条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布

上PP体育,尽享畅快赛事直播

打开